糖炒栗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分卷(36),迫成为总裁后,糖炒栗籽,极品嫂子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作者有话要说:

出道多年,程予乐自认是个有素质的十八线。

一不绯闻炒作,二不碰瓷营销,三不表现出一丁点他喜欢许珩。

如果他的醉酒视频没被放到网上。

许珩!他声嘶力竭,你没有心!你和孟薇薇的绯闻是不是真的?

醒来荣登热搜榜首,骂声一片。

第二天,头条再次飘红。

影帝许珩隔空喊话:假的,还有什么要问?

多年伪装全部白费,程予乐彻底和许珩捆绑在了一起,双双登上演技综艺,从黑红到实红。

镜头前,许珩的微笑无懈可击:程予乐是我很尊敬的前辈,我很期待和他的合作。

镜头后,许珩堵他在休息室:亲都亲过了,学长还要和我装不熟到什么时候?

两人CP粉接受采访:一开始俩人互相关注对方超话的时候,我们还在高调磕糖。

后来一件外套俩人穿来穿去,我们就警惕了。

再后来一方声称最珍贵的腕表戴到了另一方手上,我们吓得疯狂堵柜门!

谁知道没几天,在热搜上看到了哥哥们结婚的新闻。

(抹泪)我们太难了。

第52章 [番外一]一张旧照

自从确定了合法关系以后, 季怀瑜对盛决的示好越来越肆无忌惮,已然成了盛决新公司的常客。而每次他出现, 每个看似淡定的员工们心里都欣喜若狂, 老板娘在的时候, 不光伙食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就连下班的时间都正常了!

季怀瑜一般在盛决忙的时候也不打扰他, 无聊了就在他的办公室里翻翻找找,总能发现点有意思的东西。

这天他本来想去盛决的书柜里翻两本书出来看, 抽出书的时候,一张照片却连带着掉了出来, 缓缓地落在了地上。

看照片的边缘, 应该有些年头了,保存这么久,不会是初恋女友之类的吧?

季怀瑜带着醋意想着, 弯腰拾起了照片, 却在翻过面的时候愣住了, 然后脸上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盛决!他冲办公桌前的男人喊道。

盛决将目光投向他,虽然被打断了工作, 还是耐心地问:怎么了?

季怀瑜得意洋洋地把照片用手指夹着晃来晃去,伸过去给他看:啧啧啧,你是不是变态?干嘛要保存我小时候的照片?

盛决向那张照片望过去, 回想起什么似的盯着看了几秒,语气中也蒙上了不易察觉的笑意:是你非要给我的,我只是顺手收起来。

怎么可能我会给你塞照片?那你还会夹在书里?还带到了新办公室?季怀瑜贼笑着无情戳穿, 端详着自己之前的照片,也不怪你,那时候我可算是人见人爱,就是这张是什么时候拍的啊?刚上学那会儿吧,我记得不久我就剪头发了

照片是一张标准的半身登记照,那时的他还因为他母亲的恶趣味留着一头长发,脸上还有些婴儿肥,一双澄澈的灰蓝色眼睛懒散的望着镜头,一副赶紧随便拍拍完事的样子。

季怀瑜看着衬衫上的领结,回忆起来这张应该是他入学的登记照。他记得当时自己还听不太懂中文,更别提说了,就被季鼎扔到了学校,一入学就有不少人跑到他们班门口,像看猴子一样围观他。

还有不少小男生每天给他送早餐买奶茶,然后在他开口说话的时候被吓到石化。有个特别烦人的,没事总出来绊他一脚,扯一下他头发,有一天他忍无可忍,轮起凳子来把人给揍了。

这一下算是和人结了梁子,这小男生开始在学校里散播他是私生子的传闻,对他没造成任何影响,因为他根本听不懂别人在背后嘀咕什么。小男生感受到了挫败感,有天喊了七八个人过来堵他,他也忍无可忍,直接从旁边捡了块石头就上去和他们打成了一团。

那男生叫来的人也都是平时娇生惯养的小少爷,看到这种架势跑得要多快有多快,又以季怀瑜把对方揍骨折了为结局。

最后他被教导主任拎到办公室写检查,等着家长来接他,季怀瑜在桌子前无聊到转笔,反正季鼎或季成瑾是不会来的,罗姝曼就更不可能了,耗到教导主任受不了,还是得让司机把他接回去。

等着等着,门却被敲响了,走进来一个穿高中部制服的大哥哥,身形笔挺,眉目间透着一股冷峻,好像在哪见过。

季怀瑜支着下巴,端详着他,想起来应该是之前吃饭时坐他旁边的人,好像是季鼎收养的孩子。

没听懂盛决和教导主任说了什么,教导主任的神色缓和了不少。盛决转身走到他面前,低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看不出什么情绪,淡淡地跟他用英文说了句:可以走了。

季怀瑜果断收拾东西,跟在他身后上了车,和他一起坐在后排上谁都没说话。初秋的晚上车窗外的风吹的有些凉,季怀瑜猛地打了个喷嚏,然后发现随着啪嗒啪嗒的声音,自己的裤子上多了几个鲜红的印子。

他赶紧拿手去捂鼻子,刚才打架的时候他也挨了对方一拳,当时就开始流鼻血,去洗手间冲了半天才止住,现在打了个喷嚏又复发了。

季怀瑜用余光瞟了一眼盛决,发现对方因为突如其来的鲜血横流整个人都僵住了,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伸手扳住他的下巴让他扬起头来,抽出一张纸巾把他的鼻子塞住。

过了一会儿,季怀瑜感觉鼻血已经不流了,转过头看盛决,却发现对方正拿着纸巾嫌弃地擦着手指上沾上的血迹。

他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轻轻说了声:谢谢。

盛决从自己的手上抬起眼睛,看到对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嘴角还有一块小小的淤青,语气不由得软了几分:没事,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你父亲。

对上了他漆黑如墨的眼睛,季怀瑜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点奇怪的想法,他想让眼前的人信任他,不想被他讨厌。

他要讨一个人的喜欢简直太容易了。季怀瑜垂下眼睛,睫毛眨了眨:是那个人先挑衅我的,他总是和很多人一起在背后骂我,我也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今天他忽然叫了七八个人来打我,我怕被他们打死才还了手,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他又抬起头看着盛决,眼圈一片若有若无的红色。

盛决也没处理过这种场景,是该伸手拍拍他的头么?他实在是做不到。

季怀瑜心里在狂笑,表面上依然可怜兮兮地说着:你明天能来接我吗?

看着盛决彻底石化的表情,他心里忽然觉得开心得不得了,在这里的日子好像也没那么糟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季怀瑜凭借脸皮厚的优势,迅速跟盛决混熟了,中文的水平也在突飞猛进,很快就能熟练运用一些常见词句了,只是发音不太标准而已。

但与此同时,他也开始能听懂别人在后面议论他什么,那些人以为他不知道,所以表露出来的恶意从来不加掩饰,虽然他什么都没对他们做过。

下一次盛决见到他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

季怀瑜摸了摸脑袋后面的头发茬,有点扎手,感觉有点陌生:我把头发剪了。

盛决端详了一下他,好像比刚认识的时候长高了,现在正是男生抽条的年龄,看起来有些纤细单薄,剪掉长头发后清爽利落了不少,估计以后能迷倒不少女孩子。

挺适合。他点了点头。

季怀瑜莫名松了一口气,刚才他还有一瞬间担心,盛决不会是把他当成一个小姑娘才对他这么好吧。

等等。他笑着说完,一溜烟儿地跑上楼,跑进他们班的教室。教室后面有张背景墙,上面贴着所有人的入学登记照,他把自己的那张撕了下来,接着换上刚照的短发照片贴了上去。

又匆匆忙忙地跑了下来,对盛决说:走吧。

车窗外梧桐树的绿荫匆匆掠过,不少下课的学生骑着单车互相追逐着,笑声清脆。

你要出国吗?季怀瑜忽然问。

盛决点头:嗯,都准备好了。

哦季怀瑜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窗外,忽然露出了一个恶作剧般的笑,趁着盛决看窗外的风景发呆的时候,他悄悄拉开了盛决的包,看到他最喜欢的一本诗集,把刚才撕下来的照片偷偷塞在了里面,又把包合上,装作无事发生过。

他清了清嗓子:盛决。

盛决转过头,神色有些意外,他名字这两个字发音对现在的季怀瑜来说,可以说是很困难了,但他却念的非常标准,像练过很多次一样。

季怀瑜歪着头露出了一个炫耀的笑。

拿着旧照片,季怀瑜断断续续地想到了很多事情,他怀笑着拖长了音:盛决,盛决哥哥

盛决嫌弃地皱眉。

你以前听到不是很感动吗?现在怎么这么嫌弃?他继续调戏道,心碎了,你果然还是喜欢以前单纯可爱的我。

他后面的话都被一个吻堵住。

照片从他手上滑落,轻飘飘地落在了桌角。

作者有话要说:  再不要脸地放一下预收《和影帝捆绑热搜后我黑红了》,娱乐圈年下甜文,求戳专栏收藏~

出道多年,程予乐自认是个有素质的十八线。

一不绯闻炒作,二不碰瓷营销,三不表现出一丁点他喜欢许珩。

如果他的醉酒视频没被放到网上。

许珩!他声嘶力竭,你没有心!你和孟薇薇的绯闻是不是真的?

醒来荣登热搜榜首,骂声一片。

第二天,头条再次飘红。

影帝许珩隔空喊话:假的,还有什么要问?

多年伪装全部白费,程予乐彻底和许珩捆绑在了一起,越黑越红。

镜头前,许珩的微笑无懈可击:程予乐是我尊敬的前辈,我很期待和他的合作。

镜头后,许珩堵他在休息室:求我,学长。我给你洗白,捧你登顶。

粉丝掐得昏天暗地,猝不及防被娱记爆出正主的雨夜拥吻图。

再次飘红的热搜正文下,邪教cp尖叫狂欢。这次嗑到真的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

[综漫同人]超能力者今天依旧不想看到诅咒

郝想吃糖

妈咪是个女强人

六月甜

影帝视帝今天离婚了吗

孟冬十五

[综漫同人]你的挚友也是没脸见人的白毛帅哥吗

洛其啸V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糯糯饭团

重生后渣夫变了

手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