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师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番外:许了那么多愿望,实现一个也不为过吧?,在最后一根火柴燃尽之前,晓师妹,极品嫂子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女孩失望地看着熄灭的火柴棒。

黑暗中,有个人点了点女孩的肩膀,女孩还来不及转身,一支点燃的火柴从后头递到了女孩面前。

女孩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的火光,为了不让火柴熄灭女孩双手合十快速地许下了愿望。

—我希望我和家人们能过上普通又平凡的日子。

「无头分尸案近期有了最新的进度,目前警方已查获遗失头颅的所在位置,兇手目前锁定为死者的亲生母亲与姊姊。承办此次案件的员警指出,嫌疑人抢夺了警方枪枝杀了母亲再自轰,嫌疑人与母亲当场死亡,疑似不想面对相关罚则。相关案情进度请锁定本台…」

各家新闻台都在争相报导此次的案件,就连市区那偌大的电视墙也不像以往播报着宣传广告,反而播起这起案件。

毕竟是全国都在关注的案件。

成美坐在喷泉池前,双腿盘起手则是撑着下巴一脸无聊地看着前方的电视墙。

「这么无聊的事情也可以一直播播播,与其关注这些事还不如做自己该做的事。」成美无言地看着已经不知道播了几回的新闻内容。

不过说别人无聊,更无聊的倒是一直坐在这里看着新闻的成美自己。

「从早上开始就坐在这里一直看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成贵坐在一旁吐槽道。

成美瞥了一眼成贵,做了个鬼脸表示反抗。

喷水池前还站了三名女子,大概是中午午休时间出来吃饭的人。

「你不觉得这个社会病了吗?到底要变态到什么地步才会杀了自己的弟弟还分尸,后面被警察抓到还先杀了自己母亲再自杀?不想面对司法也不是这种做法吧?」其中一名女子如此说道。

「而且要死就自己死啊,为什么要拖自己母亲下水?」另一名女子附和般地说道。「好自私的人。」

「搞不好是有什么隐情吧?会做到这种地步大概有发生过什么吧?」最后一名女子倒是有不同的看法。

「唉,谁会去探究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大家看到的就只是新闻报报出来的东西。根本不会有人探究背后的原因。」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女子插嘴道。

类似的话成美已经听过一千万遍了,内心虽感到无力却无法反驳。

「对啊,背后的原因重要吗?这个世界就是结果论。」成美手依然撑着下巴语气淡然地说道。「反正我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成贵看着成美这自暴自弃般地发言也不知道做何反应,自己也不是那种会安慰人的角色。

「走了,妈叫你回家了。」成贵起身转身就准备走。「有人来上香了。」

成美转头看向成贵的后脑勺,正午的阳光正好打在头顶,让成美抬头仰望时有些看不清前方。

「都忘了自己已经死了。」成美咕噥了一声后才起身离开喷泉。

「那些话听听就好,别人怎么看重要吗?」回程的路上,成贵拋下这句后手撑在头后故作不在乎地快步离开。

「知道啦,还轮得到你来跟我说吗?」成美嘴上虽说着难听的话,但嘴角还是不自觉的上扬。「啊你走那么快是要怎样,赶投胎喔?」

「白痴,不要再那边讲五四三的。」

-

「你们的朋友来上香了。」母亲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陆陆续续前来上香的人们说道。

第一个前来上香的,正是菲菲。

「徐成贵…!你怎么就死了!你不是应该像以前一样不管发生什么都会像个白痴一样回到我身边吗!你怎么就这样不告而别…!」菲菲一看到成贵的照片那双原本就哭得红肿的双眼又马上像涌泉一般涌出泪水。

「这是谁?没看过欸?你女友喔?」成美撑着下巴看戏般地说道,只见坐在一旁的成贵红了耳根。

「这个白痴…哭成这样丑死了。」成贵故意说着难听的话来掩饰自己的害羞,令成贵感到意外的是,没想到菲菲是真的爱自己。

或许当初自认为双方只是希望自己能被某个人‘’需要‘’,但那到头来原来都只是自己的自以为。

谁都不该擅自决定别人的想法,直到现在成贵才明白。

「喂,你朋友来了。」成贵推了一下成美,让原本还在发呆的成美向前扑了一下。

「嘖!」成美愤怒地回头瞪了一眼成贵,表达完自己的不满后成美才转向前查看来的究竟何人。

原来是雨桐。

「成美…我说过我会等你自己和我说,直到现在我还在等。」雨桐进来的时候情绪虽然平静,但看上去更像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哭。「你现在离开了,我依然没有等到你亲口和我说,哪怕是一次也好也希望你曾经依靠过我。」

成美没有说话,只是撑着下巴看着远处沉思。

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只有一个人,但明明有个人能依靠却总是自己在逞强。

如果当初能够依靠雨桐,或许这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喂,你干嘛不说话?」成贵看成美从刚刚开始就只是望着雨桐离开的方向看着。

「关你屁事。」成美只是拋下一句,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切!连死了都那么不可爱。」想当然耳成贵的发言果然惹来成美一记狠瞪。

「妈,敏嘉阿姨来了。」成美看到下一个进来捻香的人后叫了母亲一声。

「我还真没有脸见敏嘉姊…」母亲只是轻叹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

「阿丽啊,你在天上一定要好好过,希望你闭上眼之后就不要再痛了。」敏嘉阿姨没有说太多其他的话,只是简单几句话就说完了想说的。

「我这一生说实在的都在替别人而活,好像从来没有依照自己的意愿做过一次决定。」母亲感慨地说道,接着才又缓缓地开口。「但离开,是我自己做的决定。现在变成这样,我认为我们谁也没有错。」

成美和成贵看着眼前的地板,谁都没有说话。

与其说是谁都没有错,不如说只是母亲不想去责怪任何人罢了。

傍晚,成贵与成美两人坐在外面榕树下看着逐渐西落的夕阳,此刻正染红了天际。

「你还怪我吗?」成贵看着远方红橙橙的尽头,夕阳好像又比先前下降了些。

「什么?没头没尾的。」成美其实知道成贵在说什么,只是故意模糊焦点。

「害你的人生变成这样,你还怪我吗?」成贵这次也不模稜两可了,直接说出心中所想的。

「那些还重要吗?」成美挥了挥手表示不在意。「人都死了,还执着生前的小事干嘛?有意义吗?」

「可能我还是欠你们一个道歉。」成贵还是不放弃地穷追猛打。

「算了吧?就和我把你大卸八块的罪相抵吧!」成美沉默了一下才又继续说。「硬要说的话,我也欠你一个道歉。」

「嗯。」

「不问为什么吗?」成美无言地翻了个白眼。「其实你死后,我也曾自私地觉得或许自己能真正获得自由也说不定。」

夕阳完全没入边际后,天色瞬间暗了下来。

「但事实证明了,那只是妄想而已。」成美笑了笑,接着才继续讲。「没想到我天天冀望普通又平凡的生活,竟然是在死后才实现。」

「你们两个,要不要回来了?」母亲站在远处呼喊着树下的两姐弟,两人这才起身准备回家。

「不好吗?」成贵在走回家的路上说道。「你的愿望还是实现了啊。」

「对啊,最后还是实现了。」成美会心一笑,或许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讨厌也说不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七里香

Mary

你和我的前生今世

最佳前女友

琥珀

动物世界(NP, 西幻)

mmmpt

天晓之理

无念

寂寞

于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