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超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十五章 香消玉殞,吸血鬼贵公子与狼王子,幸运超商,极品嫂子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好久不见了,立蕾妮」

霜月气定神间地坐在椅子上,一副游刃有馀的样子

「看你这么有精神的样子真是太好了」

立蕾妮冷若冰霜,面无表情地用死鱼眼盯着霜月

「我是来取你人头的,霜月」

立蕾妮残酷无情地下达了死刑的判决,他散发出滔天杀气,如千万根针刺痛着眾人肌肤

「你办的到吗?」

霜月自信满满地道,同时他也发出惊人杀气,与若有实质的斗气一同威震八方,他信心十足冷冷高傲地注视着立蕾妮,两人之间彷彿看的到交错迸发的火花,之后立蕾妮四周墙壁剎那间被砍得四分五裂,木质地板上也出现人工河道般的破坏痕跡,彷彿颱风过境一样

「要用高速剑是没问题,可别把在纳税着的孩子也捲进来」

霜月不为所动,冷静帅气地站起身来,英姿颯爽

「不用担心,等她醒来就已经结束了」

立蕾妮先发制人的一剑,却被霜月易如反掌地用剑挡下,立蕾妮大吃一惊,吓得花容失色,与之相反,霜月依然老神在在的,一副对手的绵密剑雨彷彿微风吹抚过的轻松表情

「怎么了?高速剑就这么停着不动怎么行啊?你神速的公主外号可是会哭泣的,立蕾妮」

霜月面不改色,神色自若地道,立蕾妮二话不说抽回剑身,电光火石地再挥出一剑,但又被霜月轻而易举地挡下,之后立蕾妮像发了疯似的接连不断地使尽全力挥砍,刀剑相交之声不绝于耳,冷冽的金属碰撞迸发出炽烈的火光,立蕾妮剑快如闪电,雷霆万钧的一剑快过一剑,彷彿惊滔骇浪般席捲而来,每次挥剑速度就更上一层楼,他剑出如风,炽芒耀目的剑光交织成一张金光闪闪的大网罩向霜月,但霜月也不遑多让,她剑烈如火,完美无缺的剑舞就像行云流水,没有多馀一丝动作,绝美出色的舞姿和浑然天成的出神入化剑技,美的令人讚叹,更重要的是她如探囊取物般轻轻松松接下立蕾妮每一下高速剑,还以牙还牙反击回去,令立蕾妮架不住,很快地俩人交手十几回合,立蕾妮光是要应付霜月每一剑,就累得筋疲力尽,香汗淋漓,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反观霜月滴汗未流,一副轻松自如的样子

「的确是比以前厉害了,不过还差远了」

霜月一边彷彿由高至下俯视芸芸眾生的神明一样,对立蕾妮用嘲讽的微笑道,完全不愧对她秒杀女神这如雷贯耳的名号,两人的剑器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两人比拚得是眼花撩乱,霜月飞舞的如蝴蝶一样华丽优美,刺击的如蜜蜂一样豪不留情,清醒过来的深雪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这一幕,同一时间,在楼下的苏菲亚也蓄势待发,快步流星地走到左边靠窗的位置,

「差不多是这边吧」苏菲亚出乎意料的一剑,漂亮刺穿了天花板,她如大鹏展翅一般一飞冲天,转眼间就整个人衝破天花板,突如其来地杀到了二楼,可是霜月料事如神,在千钧一发之际跳起避开了这出人意表的一剑,

「霜月姊」

深雪忧心忡忡地叫道

「别动,乖乖待着」

窗外这时,可可杀气腾腾的一剑意想不到地砍来,一下子就把三分之一房间破坏得面目全非,满目疮痍,这从天而降的一剑令人防不胜防,但霜月始终技高一筹,霜月抱着深雪在九死一生之际,飞簷走壁,跳过几个屋顶,毫发无伤地降落到大街上

「真是的,派了三个吵闹的傢伙过来」

霜月此时大惊失色,因为普利希拉已不动声色来到了他的背后,他完全没有这出乎预料的伏兵

「还有一个......?怎么可能,我完全没察觉到他的气息」

霜月不敢置信地道,这是他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流冷汗

「初次见面,我是最近刚取的no.2烙印的普利希拉」

普利希拉躡手躡脚地接近霜月,正经八百地道,

「抱歉,这么冒昧,我要取下霜月小姐你的人头」

对前辈毕恭毕敬,但他的杀气如择人而噬的巨大凶兽一样,彷彿就要张开血盆大口,将霜月一口吞下

「那个傻瓜」

可可怒火中烧地道,

「艾呀噯呀,说好把他逼出来,从背后偷袭她的」

苏菲亚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摇头叹息道

「那孩子居然跟他正面交锋」

苏菲亚无可奈何地道

「与秒杀女神霜月正面交锋,难道他觉得他有胜算吗?」

苏菲亚一副隔岸观火的样子道

「离我远一点,深雪」

霜月充满母性的摸摸深雪的头,彷彿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

「但是............」

深雪心有馀悸地道,心急如焚的他很担心霜月的安全

「没事的,不用担心,相信我所说的话」

霜月不急不徐地道,彷彿就算要以一敌四她也胜卷在握

「嗯」

听到了霜月胸有成竹的保证后,深雪乖乖听话到对街街角,对自己的胜利十拿九稳的霜月

「你叫普利希拉对吧,我从窗里跳出来的时候明明是个机会,为什么不攻击我?」

霜月一头雾水地问道

「因为那样子太卑鄙了,比起那个,我才想问你,为什么在肃清时,霜月小姐你没有献上人头,我们组织千刃女王的铁则明明是绝对的,我们得职则是为了守护人类而歼灭妖魔,所以我们才不熄捨命也要战斗,而这样的我们居然杀了人,这会使组织失去失去一直以来辛苦赢的民眾信赖的行为!是不可饶恕的行为,所以很抱歉,依照组织的铁则,我要取下霜月小姐的人头」

普利希拉摆好架式,堂而皇之地向霜月提出一决雌雄的战书

「真是,被组织的那些大道理洗脑了啊」

霜月志的意满,信心百倍地道

「如果硬要说的话,世上的事是不可能那么理想化的,小姐」

寒光闪烁,普利希拉批初风驰电擎的一剑,霜月眼明手快的挥剑隔挡,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

「可恶」霜月来势汹汹的一剑,被身手灵活普利希拉的一个后空翻闪过,接着普利希拉强而有力的一斩,霜月险之又险在危机关头避开,两人不分上下上下地对恃着,双方平分秋色

「那傢伙挺能干的嘛,面对霜月居然佔了上风」

可可技痒难耐,在一旁磨拳擦掌看着

「你知道霜月为什么被称为微笑的死神吗?」

立蕾妮若有所思地道

「那是因为他斩杀妖魔的时候总是笑着吧」

可可大惑不解地道

「这一点你和苏菲亚也一样,但是只有霜月被这么称呼」

立蕾妮冷汗直流地道,她坐立不安

「说起来是喔,为什么呢?」

可可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的再生能力、苏菲亚的力量、我的高速剑,那是因为与这些相比,霜月除了微笑以外没什么突出的地方」

立蕾妮开始滔滔不绝地解说道

「这是因为霜月在所有方面都是首屈一指的吧啊」

可可绞尽脑汁的想着立雷妮画中的涵义

「动作的话是你、力量的话是苏菲亚,单论剑速是我,各自在这些方面胜于霜月,霜月之所以是最强的理由,是因为她读取妖气的突出能力,不单是知道妖魔在那里,连身上流动的细小妖气也能感知道,靠妖力来战斗的时候,会让妖气流入想要行动的那一部分身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所以把妖气压抑制极限战斗的普利希拉,是他最不擅长应付的对手」

刀光剑影,双剑相交,拚的是你死我活,分庭抗礼

「真是的,了不起的两人啊」

苏菲亚一副隔山观虎斗的样子

「好厉害,好厉害,剑与剑碰撞声和衝击波让我热血澎拜,那小鬼真是了不起,以那个霜月为对手居然能不分轩輊,咦?不分轩輊?」

在又一次正大光明的交锋后,普利希拉俏脸上浮现一到细小血痕

「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死的会是普利希拉」

立雷妮不慌不忙的发号施令道

「你在说什么,现在是普利希拉略胜一筹吧?」

可可还太过年轻,没看出这场战斗真正的局势发展

「只要霜月不依赖妖气,以普通的方式战斗就了事,基本功差得太远了」

立雷妮提心吊胆地道

「怎么回事,我的动作忽然变迟钝了,不!是她变快了!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为了人类而战,不对的明明是杀了人的这个人才对,然而..........为什么我赢不了她」

普利希拉喊得声嘶力竭,使出惊天动地的一斩,将大地如摩西分开红海一般一分为二

「这傢伙的潜在能力是怪物级的,今后将会变得非常强,即使这次可以击退她,下一次也难说了」

霜月使出势如破竹的一剑,同时立雷妮这程咬金杀出来助普利希拉一臂之力,动作快到令人看不清的一剑挡下这威力无与伦比的一斩,之后可可、苏菲亚、立蕾妮以多欺少,霜月逼不地以只能以寡敌眾,面对配合的天衣无缝的四人,霜月发出排山倒海的斗气,铺天盖地的剑光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毁天灭地的剑刃风暴,剑气如狂风暴雨一样,又像是万箭齐发一般,摧枯拉朽地粉碎一切,触目所及全是清冷的剑光,如同削巖机一般横扫千军,团团包围霜月的四人都受了伤,血肉模糊的伤口血流如注,它们四肢都被不偏不倚地砍伤,四人倒在血泊中垂死挣扎、动弹不得,普利希拉泪流满面

「可恶,还以为靠我们四人可以威胁到霜月,难道..............我对霜月的评价还是太低了吗!?她甚至还没有解放妖力」

「深雪,不能再给城市里的人添麻烦了,回旅馆收拾一下东西就离开这小镇」

霜月翘脸上古井无波地道,深雪马不停蹄地跑回旅馆

「那么接下来..............」

「微笑的死神太可怕了!对于今后无论战斗几次都不成问题的我们,只让我们受了暂时无法行动的轻伤,而唯一可以行动的普利希拉在强大的力量前也吓得一动也不动」

「她查觉到普利希拉有着终有一天可以超越他的潜质,所以想杀了普利希拉永绝后患」

立蕾妮心乱如麻,整个心都揪再一起,但霜月却收回巨剑

「我还真是变的天真起来了,脑海中总是会浮现那孩子的脸,下不了手啊」

霜月带着从旅馆回来的深雪远走高飞

「不可原谅,明明是个刽子手,明明违背了组织的铁则,明明是个坏人」

普利希拉妖气冲天,全身爆发出难以想像的惊人杀气,她拿取巨剑就死缠烂打朝霜月追了上去

「我太大意了,光是注意她的潜在能力,她还只是个孩子,还走得动吗?可可、苏菲亚,我们追,她还不知道自己的临界点在那里」

在城市北方的荒野,深雪跟霜越好整以暇地扬长而去,普利希拉阴魂不散地跟了上来

「住手吧,普利希拉,现在的你在打多少次都赢不了我」

普利希拉怒气冲冲,面目狰狞,全身肌肉不规则的隆起,就像肉瘤一样,表情凶神恶煞似的

「我们斗鬼神半人半妖解放百分之十的妖力瞳孔会变色,百分之三十改变相貌,百分之五十连体型都会改变,而超过百分之八时就回不来了,你应该超越了百分之七十」

霜月苦口婆心地劝着普利希拉

「吵死了,明明是个刽子手」

普利希拉手像橡胶一样伸长,挥剑的那手以诡异的动作猝不及防砍像霜月,虽然只是擦伤,但还是在她晶莹剔透的肌肤下留下了可怖的伤口,如同水蛇一般的动作

「好久没有动过真格了!」

霜月妖气直衝云霄,形成支撑大地的妖异光柱,双剑再次毫无花假地碰撞再一起,深绿色光华与金色光芒衝击再一起,一瞬间爆出几百响,普利希拉逆斩而上,拉出一片绚丽灿烂的电弧,霜月一剑及快递斩断侵袭过来的电弧,剑气如倾盆大雨般降下,砍伤了普利希拉左肩,深可见骨的伤口血如泉涌

「超越临界点了」

「已经变不回去了,求求你救救我,求你了」

普利希拉对霜月摇尾乞怜,低声下气地哀求道

「对不起,我已经救不了你了,我所能做的,只有在你完全变成妖魔之前砍下你的头而已」

「求你了,杀了我,趁我还有一点人心」正当大家以为胜负已分时,霜月的双手刷的一声被砍了下来,之后被普利希拉趁其不备砍得身首异处,珠沉玉碎

「霜月姐」

深雪痛彻心扉地大叫道,她哭的梨花带雨,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

普利希拉全身妖气如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一鼓作气爆发出来,完完全全变成妖魔,背上长出漆黑的蝙蝠翅膀,头上长着一根军刀似的锋利无比的角,下半身是章鱼般地触手

「什么嘛..............早知道这么舒服,就不用忍耐了」

「这就是超越妖魔的,雨人完全不同的存在,觉醒者,小女孩你快趁现在逃走,我们三人会挡下她」

立蕾妮叫深雪快溜之大吉,深雪捡起霜月美丽的断首便没命似的逃跑,一下子就不见人影,立蕾妮三人虽然驍勇善战,但立蕾妮还是被普利希拉驾轻就熟地砍下左手,其他两人也被锋锐如枪的触手贯穿脑门,当场一命呜呼

「运动了一下,肚子饿了,去吃人吧」

普利希拉拍动翅膀,翱翔天际,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莲色结

随笔

翼游际(完)

冉琉

过去的你,未来的我

YENYEN

星星在你来临之前落了下来

小向

大魔法师安洁莉卡

月壳表面

在最后一根火柴燃尽之前

晓师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