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后记】,恶鬼,周小洮,极品嫂子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谢谢读者们愿意花时间看到这里,每次都觉得,自己的作品能佔掉他人生命中的一小部分,就佔掉那么一丁点的时间都令我倍感荣幸。

如果作品能给读者带来啟发,哪怕只有一名读者被打动,我也会觉得超级光荣!

一直以来,小说都被自己定位在兴趣。

要说当全职作家感觉还是不太实际,市场啊,奇幻很难改编啊等等,经营社群、试着动用手段行销自己那些,一旦要开始在意故事以外的事,光想心就累。

我只想专注在故事上,我只在意自己是否慢慢的在变好,是否有一点一滴的在进步。

没人看、人气低确实有点失落,但想想自己来到此地的初衷,也就没那么介意了。

打从一开始,就只是想看看自己能走多远,享受沿途的风景,发现没见过的花花草草,不慎摔倒,受伤很痛,但起身后又继续向前,不断从创作的旅程中获取微不足道的成就感,没钱,没名,却还是心甘情愿地一直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到终点,或许根本没有终点,又或许自己总有一天会倒在某处,就这么永远停下,但只要那天尚未来临,自己就会牵着作品里的孩子继续走,至少,现在的我依然是秉持这样的想法龟速前进。

至少,现在编织的故事都能献给未来的自己。

拉回来,关于恶鬼的故事,灵感也算源自自身的感受吧?

有时候,我们之所以不去做坏事,赶在想到法律刑责之前,可能是「我这么做,爱我的人会很失望。」,极有可能是这个想法先闪过脑海。

对于某些人而言,比起严刑峻法,他们寧死也不愿见重要的人掉眼泪。

愧疚,内疚,自责,害怕让那些善待自己之人失望,这才是最强烈的责罚。

说个自己的经验。

某阵子很缺钱,刚好又求职不顺。

那阵子,我无意面试到一间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公司,嗯,这个「灰色地带」是那公司的面试官自己讲的,面试官说「不违法也不算完全合法」,她一直话术我,试图动摇我内心的道德底线。

反正我想来想去就觉得「犯法就是犯法,哪来的介于合法跟违法之间?」,何况业务内容还有欺骗他人情感的成分。

要说唯一使我动摇的原因,不过是因为薪水超级高。

但我必须强调,我需要高薪工作不是为了满足物慾,而是在那份工作面试的前一天,恰好是我老爸生日,看着老爸白发苍苍吹熄蜡烛,我内心闪过的是——爸爸真的老了。

爸爸老了,好想一口气花一笔大钱,带他去心心念念的黑部立山。

想想母亲临终前也想去夏威夷,最后癌末也没去成。如果可以,总觉得自己横竖得带爸爸去他最想去的地方旅游。(那时全球疫情还没爆发)

反正面试的时候,我脑中全都是白头发的老爸,说真的,薪水高到让人动摇,只要在这个「灰色地带」安稳干个一两年,绝对能存到一笔钱完成老爸的愿望。

正想开口答应面试官,却又想到这份工作不正经,是邪门歪道,一想到要是接下这份工作,天上的母亲绝对会宇宙霹靂无敌爆干失望,再想想老爸肯定也不希望我做这种事,想着想着,我便拒绝了。

是啊,比起幻想自己被刑警压在地上、丢脸上新闻,更让我畏惧的是至亲的眼泪,我完全不敢想像,要是得知我为非作歹,老爸会露出何等失望的表情,更不敢想像葛屁之后见到老妈,老妈会多用力在我脸上狠狠甩一技失望透顶的巴掌。

比起坐牢,我更害怕那些爱我的人因为我的愚蠢掉眼泪,愧疚感才是最重最狠的刑罚啊。

所以,我想将这份情感詮释在朱瑯面对老婆婆,亦是朱瑯面对尊善。

要说武力,朱瑯绝对能一脚踹飞老人,但他却拿不断释出善意的老婆婆彻底没辙,为什么?

因为愧疚。

说武力,尊善几技就能摆平不受管教的恶鬼,但朱瑯最终战败、甘愿屈服于尊善并非技不如人,而是心理上的、精神上的输给无怨无悔爱着自己的养父,为什么?

因为内疚。

大概是想描述这种感觉吧?也不晓得自己的功力有没有詮释到位??

不管如何,再次感谢愿意花时间阅读此作的各位,真心感谢。

另外,写这篇后记的日期是2021/07/26,07/30是自己的生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愿望,只希望自己爱的人都能平安渡过疫情,也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照顾自己。

2021/07/26被奥运选手们鼓舞到的周小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

向寒

易东

芊香

雅纶

白若深,我要嫁给你(完)

常念念

裂缝

世京

雨过天晴

气泡人

明日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