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16.因果的尽头,恶鬼,周小洮,极品嫂子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后续的事如朱瑯所见。

昆寇遭特勤拘捕,自己进了隔离所,尊善被送入费洛斯附设医院。

一週后,朱瑯获准解除隔离,法庭豁免他的罪刑,他们判定朱瑯是遭第三方病症驱使,是被昆寇所操纵,身不由己,故予以免责。

而早就出院的尊善已返回净修罗寺休养,但关于尊善的病情,邓伯伊并没有透露太多。

「他在等你。」费洛斯总部,邓伯伊将朱瑯送至大门:「剩下的事你自己决定。」

「如果我不想回去呢?」朱瑯还没想好该如何面对。

「那也得去向他道别。」邓伯伊莞尔。

这点朱瑯也明白,他若不回寺,不把整件事收尾,尊善的馀生将在漫长的等待中虚掷,死后也放不下牵掛。

何况他必须回去,他还欠尊善一句道歉。

衝动砍伤尊善是不争的事实,想逃避也得吐完对不起再走。

带着忐忑,拖着亏欠,恶鬼重返净修罗,重返一切的开端。

山门敞开,天宽地广。

天空蔚蓝,新扶植的花草于风中摇曳。

憎恨的绿炎,战火的赤炎,绵延的苍炎,歷经多次大火,数次争斗,寺庙尚未修建完毕,这缺一角,那崩一块,肉眼可见的大小毁损数之不尽。

掠过仍在修缮的建物宛如行走于心路,从初识磨合,逐步靠近,至猜疑争吵,四散决裂,不论是这座寺还是他们师徒的心都留下了伤,就算弥补,修补过的疤痕也无法完全消失。

即便如此,朱瑯仍选择回到这里,听完邓伯伊的话语,他的心已有所转变。

重拾因缘的碎片,背负恩怨,歷经重重苦难,恶鬼终于抵达因果的彼端。

寺院内,那人已站在阳光下。

漆黑武僧服下的左袖因微风轻摆,袖下全空,那人失去了整条左臂,白了整头。

见此,位于他背后的朱瑯痛心哽咽。

怪不得邓伯伊什么也没说,要是说了,朱瑯打死不愿回来见这幕。

恩师左臂截肢,过度运行净力排除剧毒,保住一命,却白了头发,看就知道气力大不如前,现在的尊善不可能像昔日那样发力,不到风中残烛,却已不再是所向披靡。

这全是他的错,全怪他那一刀。

朱瑯强憋泪水,站在恩师身后,他哽了几秒才开口:「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都不跟我说?」

因为不想让你内疚,因为不想让你像现在这样难受。

背对朱瑯,尊善默不作声。

他清楚该说的,邓伯伊都和孩子说了,要不朱瑯也不会回到这里。

「你的手??你的手没了啊!」朱瑯眼泪频落,他葬送一名绝世武者,毁了自己的恩师,伤了此生最爱自己的人,更伤了这辈子唯一的亲人,朱瑯恼羞粗吼:「回话啊!别都不说话!又想什么都不说打发我?又想把我蒙在谷底?你??你以为这么做我就会原谅你吗!」

光明洒落,尊善仰视蓝天,一望无际。

净空的心不再有乌云,邻近花圃的蝶正破蛹而出。

「快点骂我!快点责备我啊!身体变成这样,你难道就不生气吗?你就不恨我吗!」注视恩人的背影,朱瑯受够了沉默,整个寺院回盪他的哭喊:「你倒是说话啊!」

默然许久,尊善走向一旁的木桌,桌上有盛装糯米饼的竹篓盘,他从盘中拿起两块糯米饼:「吃完和气饼,恩恩怨怨就散去,净修罗寺是瓦解恩怨的地方,是让人重新开始的地方。」

尊善朝朱瑯走去,他来到孩子身前,用仅剩的右臂递出糯米饼,要朱瑯拿起其中一块:「很多信徒因为和至亲吵架,专程前来净修罗寺祈福,离寺前,他们会带上成对的和气饼,一块给自己,一块给争执的对象。」

与恩师对视,事已至此,尊善还是那副开朗的笑顏,朱瑯顿了几秒才从遍佈伤痕的掌心拿起一块饼。

「这就是你想说的?」没等到期待的苛责,尊善的无怨无悔令朱瑯加倍自责:「你想说的??就这样?」

「倒也不是,我真正想说的是,人心并不是非黑即白,总有些灰色地带。」如邓伯伊所言,这一次,尊善想和孩子一起承担,他想伴孩子一同到未来:「朱瑯,我对你确实怀抱歉疚之情,之于杀死朱荼一事,我感到内疚是事实,但我爱你也是事实。」

朱瑯的视线再度模糊,这话他感同身受。

他憎恨眼前这位弒父兇手,却也爱着这位照顾自己的养父,这份矛盾的灰色情感正是朱瑯心中最重要的羈绊。

一时不晓得该说什么,朱瑯默默将和气饼放入口中,这是他入寺以来初次嚐饼,他边嚼边掉泪,品嚐心中缓慢散去的恨,细嚼惭愧,同时感受因包容產生的温暖,嚼着嚼着,扛不住懊悔的朱瑯终究是崩溃了。

恶鬼首次对捉鬼者下跪,朱瑯骤然跪下,他放声痛哭,不断磕头,额头都被他撞出血:「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屁话!我不该离寺、不该去相信外面的人!我对不起你啊老爸!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呜??」

胜负已定,朱瑯认输,他彻彻底底服输了。

恶鬼终于战败。

不是败给高超的武技,并非屈服于武力,而是败给愧疚,败给尊善的温柔,败给尊善真情无悔的爱。

而听闻恶鬼唤自己父亲,尊善也落下隐忍多时的泪。

跪地懺悔的朱瑯满脸涕泪,他仰望尊善乞求:「求求你原谅我??」

尊善随同跪下,他跪到朱瑯面前:「也请你原谅我,好吗?」

无需言词,两人终用行动表明答案,舜拥抱过去,恶鬼拥抱未来。

因果的尽头,父子两抱在一块落泪,他们原谅了自己,原谅了彼此,散尽恩怨。

自此以后,朱瑯改名尊晟,晟有光明之义,意旨遵循光明,盼强大的苍炎照亮世间。

重生的恶鬼比以往更勤奋习武,少了武圣,他必须更加强大,以免心怀鬼胎者打净修罗寺的歪主意。

不费几年,尊晟考取费洛斯特勤,当年的小小恶鬼不再是恶鬼。

他没有成为无恶不作的鬼王,而是成为净修罗寺第四代当家,成为费洛斯特勤队组长。

他替百姓捉鬼,替街坊乡里揍翻胡闹的病患,把上净修罗寺找碴的恶徒全揍到九霄云外,还强迫那些恶徒成为寺里的终生职员,一辈子为百姓服务。

他坐镇净修罗寺,降伏眾鬼,人们怀抱敬意替他起了个名号??

——阎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

向寒

易东

芊香

雅纶

白若深,我要嫁给你(完)

常念念

裂缝

世京

雨过天晴

气泡人

明日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