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12.分崩离析,恶鬼,周小洮,极品嫂子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那晚,团圆饭很多人缺席。

隔天,寺里就走了许多人。

「感谢尊善先生长年以来的照顾,但我无法接受曾和诺罗恩家族有掛勾的傢伙。」

「跟随寺主那么久了,知道寺主已经洗心革面,偏偏我的亲戚就是被舜杀死,恕我无法继续待在这,抱歉。」

「让一个曾经滥杀患者的疯子引导我们,我绝不认同!」

「当年的修罗担任更生人们的老师,这种改邪归正对他或许励志,对我们这些病患可是相当讽刺。」

有些人离寺去外头找别的正经工作,找不到无妨,他们寧可回街头流浪,也不愿被偽善者剥夺自由。

有些人离寺重操旧业,重回歹路,他们认为尊善是个大骗子,净修罗寺就是个传播假道学的烂地方。

好好一个大家庭分崩离析,每天都有人走,每天都有被搁置的僧服和信纸留在草蓆上,离职潮大爆发,不过七天就空了数间寮房。

日復一日,尊善三餐照常,一切照旧,该练功就练功,该祭祀就祭祀,该上街捉鬼就上街,即便捉到的鬼很快就心有不服离寺,但也没办法。

封印恶鬼的瓮再也关不住仇恨,街上治安想当然地乱,尊善只能为乡里打跑闹事的病患,无法再做更多,甚至还得在那些病患败逃时听几句冷嘲热讽。

面对伙伴接连离去,尊善依然平心静气,不曾露出需要旁人安慰的软弱。

深夜,仅剩的几名职员前去尊善打坐的道场,年迈的老职员跪到尊善身前:「寺主,今天又有三名职员离开了。」

正在打坐的尊善闭目运气,没有回应。

「不拦住那些人吗?」老职员担忧,就怕再这样下去,寺里的人会走光。

「我没那么厚脸皮。」尊善没有睁眼,他语气沉稳:「一个杀人犯哪来的资格慰留他人?」

「总不能让人一直走,伙房走的人尤其多,就怕无法照常供餐。」每週五黄昏,净修罗寺还得烹煮大锅菜,好餵饱街上的游民:「走一个是少一张嘴喊饿,寺里的三餐不打紧,但寺外的流浪汉还得顾,再这样下去,寺里的几项日常作业会很辛苦,只怕大伙忙不过来。」

「打扫也是,不能要一个倒楣鬼独自打扫正殿吧?人手不够,也没法製作出足够的糯米饼给信徒。」另一名老将说道。

「那我只能勤快些了。」尊善终于睁眼,他苦笑道:「不好意思,要你们陪我一起受罪。」

「别这么说啊寺主,我们累死无所谓,但看你这样我们几个老兵很心疼??」老职员不忍尊善被人曲解。

「我可不会让你们累死,这是我造的业障,说什么也不能耽搁你们的未来。」尊善已有打算:「必要时,我会安排你们到别的地方落脚,净修罗寺我会独自一人守到最后。」

「别说这种话啊尊善先生,我们几个看起来这么不讲义气吗?」老职员们笑笑。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到时再说吧,且看且办。」说是这么说,尊善的内心早已婉拒,他只管伸手挥了挥,要职员们赶紧回房:「谢谢你们前来关心,时间不早了,快回去休息。」

老职员们离开道场时,恰好与读心老婆婆擦肩而过,这回换老婆婆进到道场里。

老婆婆跪坐到尊善身侧,她一眼就看透尊善的心:「还在担心那孩子?」

尊善笑得没辙,反正也瞒不住:「是啊,担心他没好好吃饭,担心他在外头交到坏朋友。」

应该说,朱瑯铁定是交到坏朋友了。

如今这般发展,必定如幕后黑手所愿。

尊善可不笨,但考量朱瑯的感受,眼下他势必得照那些人的剧本走。

「那些人无法在武艺上击溃你。」老婆婆读心。

「所以改从心灵着手。」尊善顺着自己的心思说下去:「只可惜我的心也不脆弱。」

「但满目疮痍。」老婆婆面露不捨,她知道尊善被朱瑯伤得很深。

「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尊善乾笑。

朱瑯那番话,彷彿让他这名父亲再一次失去孩子。

老婆婆这也提出疑问:「那时为什么要说谎呢?」

「比起真相,我更在乎那孩子的心。」尊善按住左胸,他确信老婆婆已知道答案:「当下那么多人,若直接道出实情,日后其他人会如何看待那孩子?」

他不希望朱瑯和他一样,终生背负愧疚而活。

「但总要把话说开啊??」老婆婆已看见尊善盼望的结局,她眼眶泛红:「你这样无法瓦解恩怨。」

「至少可以背负过去,一同消失。」尊善已打定主意,他自愿成为因果的尽头:「明早我会去一趟费洛斯,我会快去快回,剩下的事你们不必担心。」

他随时可以以死谢罪,也只配以死谢罪。

但死前总得把孩子託付给值得信赖的人,不论是朱瑯还是寺里其他病患,尊善深信费洛斯会是个好归属。

至于仇恨的连锁,殞命那刻,他会将最后一节枷锁一併拉下地狱,整串因果,所有的怨恨以及身负的罪孽,终将和他一起在炼狱燃烧殆尽。

过去不会消失。

但他可以和过去一同消失,留给那孩子没有包袱的未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

向寒

易东

芊香

雅纶

白若深,我要嫁给你(完)

常念念

裂缝

世京

雨过天晴

气泡人

明日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