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09.种子,恶鬼,周小洮,极品嫂子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自密室谈话后已过了一週,尊善的情绪明显受到影响,不过这点大概只有朱瑯感觉得到。

尊善依然面掛和善的笑,饭照吃,觉照睡,该出寺捉鬼就去,指点朱瑯技法时依旧温柔,一切似乎回归日常,风平浪静,寺里其他职员自然没察觉异样。

唯独朱瑯「看」出尊善体内的净力发生变化,利用「心眼」,以往尊善体内的净力运行平稳,分佈平均,未曾出过一丝乱流,可自和那叫艾德蒙的男子私谈后,尊善体内的净力竟会出现轻微波澜,起伏的程度,约莫是树叶落于水面掀起涟漪,虽称不上剧烈动盪,但尊善的内心实然產生些许杂念。

对此朱瑯没有过问,一来,他拉不下脸关心尊善,关心劲敌太难为情,像是承认自己输了,屈服了,想跟对方交好了。

即便心里有素,内心某处已将尊善视作父亲,但朱瑯打死不开口,面子比命重要。

二来,打探他人私事本就不礼貌,主动关心难保不会惹对方生气,也许尊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过去,要不他干什么拉艾德蒙去密室私聊?

没事拿过去开话题,尊善说不定会更难受。

其三,自谈话那天后,朱瑯心底也生了疙瘩。

那天其实没听到多少,谈话的最末才凑去偷听,单凭听到的桥段,只能推断尊善的过去叫「舜」。

舜杀了很多超常症患者,曾受僱于诺罗恩家族,前来净修罗寺取上代寺主武崇光的命,最后却败给武崇光,仅此。

仅仅如此,朱瑯对尊善的看法却有所转变。

会不会真如那叫艾德蒙的混帐所言?尊善只是想弥补内心的愧疚,才如此照顾寺里的患者?

会不会,尊善只是想替自己赎罪才收留恶鬼,只是想做点「符合世俗标准的善事」来掩盖过去,好证明自己是个好人?

真要如此,朱瑯会相当难过。

他不希望有人对他施予善意的动机是「为了弥补过去」,朱瑯希望那名伴他左右,陪他习武,教导他为人处世之道的父亲,是发自内心爱着他,是打从心底爱着他这头恶鬼。

若只是基于亏欠,不过是为了抚平愧疚才照顾他,那样朱瑯会觉得自己遭到欺骗。

真要那样,朱瑯会非常失望。

或许就是怕太过失望,怕再也无法维持现在的情谊才无法开口。

朱瑯选择视若无睹,他寧可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也不愿掀开过去的黑幕,就这么放任猜疑的种子埋藏心底??

某夜,朱瑯辗转难眠,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时不时刺疼皮肤。

确信不是跳蚤咬,比较像被人从后紧盯,不怀好意的目光自暗处刺来,但寮房内就朱瑯自己一人躺在草蓆上,周遭并无其他人,怪诡异。

闭目,朱瑯感受邻近寮房的气息没入平静,其他人都已入睡,唯独一人的气力八方警戒,彷彿绷紧的弓弦。

立于寺院门前的那人,其净力看似静止的水面,实则按捺水面下的波涛,汹涌的战意蓄势待发。

猜想是尊善紧绷的气场刺得自己无法入眠,朱瑯便起身走往户外,朝大门走去。

「这么晚了,你还站在这干嘛?」朱瑯站到尊善身后,他又是揉眼,又是哈欠。

「抱歉,吵到你。」尊善清楚自己的净力干扰朱瑯睡眠,他略带歉意别过身,轻抚小小恶鬼的头:「别站在这乾吹风,回房吧。」

「阿你勒?打算在这吹风吹到早上?」一整天练习下来,现在的朱瑯其实很睏。

「你这样会感冒,回房休息了,乖。」尊善没多做解释,只管将手轻放到朱瑯的双肩上,他将朱瑯转过身,要朱瑯赶紧回房。

「少把人当孩子。」朱瑯抖肩挣脱,他感到害臊:「嘖,不管你了。」

朱瑯头也不回,他快步往寮房的方向走,才走没几步,就要步入屋簷下时,一剑冷冽的杀气自阴影闪来,转瞬逼去朱瑯的睡意。

寒毛竖立,瞳孔急遽缩小,看清刀光的剎那,死神的镰刀已停在朱瑯颈前,没有声音,毫无预兆,反应不及,那把冰晶铸成的剑即将斩下恶鬼的头颅。

净力或许能赶上,或许能保住脑袋,或许。

这刀注定得挨,横竖得被砍,朱瑯自知要挨斩,偏偏他慌了,心一慌便无法使净力顺畅运行——会死。

恶鬼将死,但有人不准。

从后瞬来的武圣一手驳回杀令,尊善单手劈断冰剑,冰晶四溅,月光于四散的冰晶间折射,化作纷飞的镜面。

透过飞散的碎冰,朱瑯见到多名黑影随杀气袭来,三人,七人??至少十人!

清楚自己和尊善遭八方包围,朱瑯本想动作,却被未知的病症突然移到上空,他头下脚上,视野上下颠倒,紧接一柱冰峰,偌大的冰柱自地衝天,炸起砖瓦,冰峰本要贯穿朱瑯腹部,朱瑯的后领却被及时一扯,再次躲过死劫。

想也知道又被尊善所救,朱瑯来不及回头道谢,人就被扔下冰山,他沿倾斜的冰山翻滚,狼狈滚了十圈才找到立足点起身??现在是什么情况?!

夜下,月下。

雪下,剑下。

像隻无头苍蝇,朱瑯沿打斜的冰山滑走,期间,混乱的刀光火光持续炸裂,朱瑯看不清多方乱战的身影,十几道黑影来回瞬移,他迟缓的双瞳被远远甩在后头,至多咬住目标的脚后跟,见地面被人踩出窟窿后,朱瑯的瞳孔便会失焦,再也追不上敌人。

尊善与敌方的速度之快,动作俐落,身手矫健,在场没一人是省油的灯,唯独朱瑯是多馀的,跑错棚的恶鬼别説见缝插针,为尊善助力,朱瑯连插花都没办法,他连保住己命都有困难。

周遭像在放烟火,战火四起,巨响频传,有的距离稍远,「轰!」一声远方屋顶就塌了,有的距离超近,巨响直在朱瑯耳边炸开,将他震飞。

刀光剑影,爆炸震碎冰山,朱瑯被爆震波催出鼻血,碎冰刮花他身体各处,若非及时用苍炎抵御,放火燃烧全身,朱瑯早被数粒散弹般的碎冰打成蜂窝。

惨遭弹飞的朱瑯尚未落地,一眨眼,他人竟被转移到寺外的树林,他才刚摔上落叶堆,根本来不及搞清状况,眼前倏忽冒出一名蒙面男,男子直用枪枝抵往朱瑯额头,准备扣下板机。

有冰系病症,有空间转移的病症。

然后呢?怎么眼睛一眨又要死了?

然后又是一踢,不知从哪瞬来的尊善一技横踢,就将举枪的蒙面男踹到喷飞,不仅喷飞,蒙面男还连续撞断了三柱树。

尊善又一次拎起当机的朱瑯,他将朱瑯扣在怀下,双腿全速飞跃,另一手也没间着,手指于空比划就夹住树林间呼啸而来的子弹,夹完子弹,又徒手弹开无形的风刃。

至于悬在尊善怀下的恶鬼,他只管紧抱脑袋,朱瑯不敢乱动,就怕扯尊善后腿。

事实上他已经扯后腿了,同时太多事发生,仅仅一秒就有三项攻击飞来,场景更是乱七八糟,上秒在地,下秒上空,第三秒不晓得会飞到哪,画面转换过快,朱瑯无从动作,只知道尊善为了保护他这只小拖油瓶,身上不免受了些伤。

随后又是一阵天旋地转,这回朱瑯乾脆闭上双眼,省得人还没死就先吐。

先是子弹和刀锋划开空气的声响,再来是野兽咆哮与地鸣,一听就知是病症大乱斗,但朱瑯已没心思去判断敌方的病症,他只希望多次失重的不适感可以快点结束。

朱瑯就像颗多馀的鸡蛋,任人转移,任凭宰割,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打碎,绝对需要尊善保护。

为了保护鸡蛋,尊善飞步未停,一边击退敌人,有时得用上双手,就必须暂时将鸡蛋拋向别的位置,把敌人打退后,赶在鸡蛋落地前,尊善又会飞身过来,把朱瑯这隻尚未孵化的小鸡牢牢接住,护于怀下。

不过三分鐘,朱瑯重返地面。

头一次思念陆地,何等漫长的一百八十秒,恶鬼终于回到熟悉的地表,感受尊善将他温柔卸下后,趴跪在地的朱瑯这才敢睁眼。

左胸剧震,眼睛一开就见火苗飞扬,净修罗寺被轰得面目全非,围墙垮,殿亭塌,遍地野兽的爪痕,弹孔刀痕随处蔓延,庆幸没波及到后殿那,显然是尊善刻意将战场控制在寺院前半区,要不后半区的大伙早被坍方的建筑压死。

战意未熄,十一名高评级患者将武圣团团包围,无人开口,没人敢莽撞进攻。

水滴落地的声响划破寂静,不,是血滴。

跪于武圣脚旁的恶鬼这才撇头,只见尊善右手提着陌生男性的脑袋,断裂的颈面持续垂下鲜血,赤雨就这么在尊善腿旁滴答。

即便尊善刻意用双腿挡住,朱瑯还是看到了,那名失去身体、仅剩一颗头的男子正是刚才拿枪抵住他的蒙面男。

短短三分鐘,朱瑯不晓得这段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唯一能确定的是,短短一百八十秒的多对一死斗,尊善已摘下一名敌人的头颅。

那只断头正是敌人不敢妄动的原因。

「别看,这不是你的道路。」尊善低语,他一句话就让朱瑯的视线垂向地面。

朱瑯哽咽,他揍过很多人,砸过很多场,但他从来没认真想致谁于死,未曾怀抱过真正的杀意企图取人性命,至多是揍爆自己看不顺眼的傢伙,要说杀人,朱瑯还没认真想过此事。

但周围这些不一样,他们是来真的,他们个个都有致人于死也有命丧于此的觉悟。

这些人有,尊善也有。

「去后殿那,和其他人一起离开。」尊善没有看着朱瑯,他两眼专注放在敌人身上,心眼目观八方。

「可是??」朱瑯清楚尊善很能打,但终究是一介普通人。

要一个没有病症的常人独自应付十一名病患,无非是强人所难。

更别提面前这些妖魔鬼怪,光凭气场就能感觉出,他们的综合危险评级少说都有a,杀气刺得朱瑯皮肤发疼。

加上那些科技武器和佣兵制服,一般组织最好弄得到如此完整的武装,用膝盖想也知道,这帮病患来自军事机构原子星。

这些病患全是为杀戮而生的人型兵器。

没等朱瑯支支吾吾,尊善一把拎起小小恶鬼的后领,把朱瑯从地抓起:「快走。」

「但??」朱瑯担忧。

「别担心,你师傅很厉害。」尊善心领朱瑯的好意,他将杵在原地的朱瑯向外轻推:「太阳升起又会回到以往的生活,早上见。」

尊善回眸笑道,明明立于一片火海,他依旧笑得和蔼,笑得从容。

不管朱瑯用什么表情看着他,尊善总予以开朗的笑。

最终,恶鬼选择相信寺主,他深信那名捉鬼者的实力,不再回头,恶鬼腾起苍炎往后殿的方向逃离。

要朱瑯离开的原因主要有二,其一,那孩子是自己的把柄。朱瑯在场,尊善无法全力以赴。

其二,尊善不愿朱瑯看见自己过去的模样,任一名父亲都不希望孩子目睹自己的阴暗面。

确定朱瑯安全后,尊善这也扔下手中的头颅,放那颗断头滚至敌人足前:「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用武力解决,对吧?」

尊善一语道破这些士兵来到这里的缘由,他早料到诺罗恩家族会从原子星派打手。

士兵们没有回话,他们冷静注视尊善束紧衣袖,刚才的激战对尊善而言似乎只算暖身,真正的战役才正要开始。

「敢问原子星的各位有无信仰?」尊善重新摆出架势。

「我们只信奉力量。」其中一名士兵冷道,同时将剑锋指向地上破碎的香炉:「神不存在,你的信仰救不了你。」

对此尊善笑了,业火环绕,他孤身站在地狱,握紧双拳,握紧手染鲜血的罪过:「神或许不存在,但修罗依然健在。」

尊善踏碎大地,震出蓄积已久的杀意,这份气场令士兵们想起多年前的惨剧,想起那则谣传。

那年,国内死了一千多名病患,不分派系、不分组织的超常症患者惨遭杀害,从正规组织的特勤病患至三大帮派的干部都有牺牲者,其死相惨不忍睹,肢体遭人徒手拆解,骨头受不正常外力打碎,死无全尸的比比皆是,当中不乏s级病患。

那年是所有超常症患者的恶梦,街道惨遭血洗,无家可归的病患全都躲进净修罗寺,寻求庇护,进而催生出那场神仙对决。

净修罗寺第二代寺主武崇光,对上自绿焰而生的舜,师出同门。

武神战修罗,眾所皆知的传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

向寒

易东

芊香

雅纶

白若深,我要嫁给你(完)

常念念

裂缝

世京

雨过天晴

气泡人

明日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