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06.纵容,恶鬼,周小洮,极品嫂子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说是师徒,也只是尊善单方把朱瑯当小徒弟细心教导,朱瑯可没在约定之后,喊过尊善半次师傅,他直呼尊善的方式仍是「欸欸喂喂」。

在朱瑯眼中,尊善依旧是那该死的劲敌。

对于寺主传授恶鬼技法一事,寺里其他成员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净修罗寺是唯一能封印恶鬼的瓮,教导恶鬼「净力运行」,不就是给恶鬼一把破瓮神器?

「寺主,请您深思熟虑,真要让恶鬼习得净力运行,待恶鬼离寺,保证天下大乱,那将是我们净修罗的业障啊!」有的职员认为寺主疯了,收留恶鬼也罢,但让恶鬼拥有杀手鐧等同草菅人命。

「那孩子想离寺得先击败我。」尊善悠悠品茶,他自有盘算。

「倒也不是觉得寺主您不敌恶鬼,只是您总有一天会老,反观恶鬼将日渐茁壮,等你老去,那头恶鬼不就能轻易打败??」

尊善直打断:「你说的没错,我总有一天会老去凋零。」

职员们顿时愣住,尊善接续道:「所以我需要一个优秀的继承人,在未来代替我守护净修罗寺。」

尊善可不是老糊涂,他脑子清楚得很,比起技法,他更着重「心」的修炼,他是要朱瑯透过净力运行收敛那股暴戾之气。

跪坐于道场,位于尊善背后的墙面上悬掛偌大的匾额,木底,黑字,匾额上刻着大大四字——净心尽力。

那是初代寺主留下来的标语,留传至今。

唯有净心才能尽力。

静下心,净空心方能保持专注,全神贯注就能让纯净无杂质的力量顺畅地在体内运行,令武者每一技都能发出百分之百的力量,攻守兼具。

而静下心这点就是朱瑯的罩门,天性好战急躁的他很难耐住性子,打坐屁股像是长了虫,坐不住,持香拜拜也在那扭来扭去。

偏偏为了学好必杀技,为了揍翻尊善,朱瑯就是得沉住气。

「提升净力运行的速度,得以提升爆发力,也就是提升威力,放慢运行的速度,则能维持体力,让净力均匀分布于体内各处,协助气力恢復。」尊善站在朱瑯身侧,为朱瑯调整手脚的架势,如何出拳,如何踢腿也是基本功。

「我常感觉到一颗颗东西在身体里跑来跑去,有时一粒一粒像球那样来回滚,有时像闪电那样『唰!』一下就电到别处,那就是净力?」朱瑯感受纯净的力量于体内脉络中窜流。

「那就是放慢运行和加快运行的差异,你可以迅速把净力集中到你想要的位置,辅佐你进攻或防御。」尊善温柔调整朱瑯的姿势。

说来也奇怪,朱瑯并不讨厌尊善贴在身边指点,应该说,自开始向尊善习武后,朱瑯就很少感到寂寞。

打坐打到睡着,尊善会从后敲醒他,戳破他的瞌睡泡泡。

不爽被人打断午觉,不爽归不爽,却也好像??不是那么不爽?

想偷懒不打扫,尊善会捏起他单耳,要他乖乖照表抄课。

被人扯耳朵说教很赌烂,赌烂归赌烂,却也好像??不是那么赌烂?

运行净力配合苍炎,忘记控制力道,不慎炸爆寺院整排围墙,尊善陪他收拾善后,理所当然也要他罚跪。

跪久了,肚子饿了,尊善便端起热腾腾的饭菜,端来两人份,跪到他身侧,伴他一块吃。

被人罚跪很生气,但有人坐在身旁陪着,好像也就??不那么生气了?

几次自认学业有成,自信满满向尊善发起「过掌」挑战,结果还是被一掌搧晕。清醒后,人已倒上草蓆,身体还被盖上暖被。

也有几次不讲武德,想偷袭干掉尊善,最后依然在五技以内惨遭ko。

举凡涉及品德优劣的战斗,尊善下手会更重,那几次偷袭都害朱瑯肿到毁容,脑袋像是套过蜂窝。

被揍到不省人事时,朱瑯依稀晓得,尊善会进房为他敷药,也会为他发痠的四肢热敷按摩。

运力运过头,多次修炼到累瘫路倒,最后也是尊善抱他回房。

不管因为何种理由昏迷,被教训揍昏也好,自己贪快、过分练功晕倒也好,每一次清醒,床头都会放药,每一次睁眼,身体总被人妥妥盖上棉被,伤口早也包扎好。

仔细想想,他从来没认真叫过谁爸爸,毕竟那叫朱荼的男子十天有十一天都不在家,成天在外打打杀杀,享受他江湖的腥风血雨。

或许所谓的「父亲」,世人口中的「爸爸」就是这种感觉吧?

朱瑯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更重要的是,整座净修罗寺里,只有尊善会正眼看他。

扣除尊善和读心老婆婆,其他人对朱瑯大多怀抱偏见。

「知道吗?那傢伙在和寺主战斗时,他的皮肤蜕为蓝色,嘴巴还长出獠牙??」

「果然是恶鬼,不明白寺主为何收留他,收留就算了,还教他净力运行,怎么想都不是明智的决定。」

「说是要培养继承人,尊善先生说那小子有天份,说他有资质。」

「天份?你是指破坏的天份吗?自开始修炼后,那小子烧掉的东西可多了,先是围墙,再来是屋顶,修寺都不晓得花多少钱去了,嘖!」

「我向来支持尊善先生的每一决定,但这次真的不行,把那恶鬼留在身边,有朝一日必招祸患。」

「闹神明的场,砸神明的桌,最近听说连神明的钱都敢偷,我看大难不远,我们铁定会被那隻恶鬼拖累。」

不是听说,朱瑯确实连神明的钱都敢偷。

说是失去自由也不是完全失去,偶尔,朱瑯会假借跑腿名义出寺玩耍,而打混摸鱼的钱,自然是从功德箱里摸。

朱瑯都会在深夜下手,趁大伙入睡,四下无人,他会撬开功德箱的后门,从中摸几十块出来,也就一瓶饮料、几包零食的钱而已。

一次扫光太嚣张,也得留一些给神明花。

他怕的不是从未降临世间的天罚,而是怕尊善难做人,朱瑯自己也很讶异,他居然开始顾虑尊善的感受。

他自以为聪明,却不知道,这些行为尊善全看在眼里。

透过净力运行,闭目开啟「心眼」,尊善闔眼打坐也能观望寺里每名成员的一举一动,更别提朱瑯体内的火侯特旺,气力旺盛,更好察觉,那隻顽皮小鬼哪怕从地拾起一根睫毛,尊善也能马上发现。

子时,在恶鬼偷偷摸摸,躡手躡脚躲回房后,确定朱瑯熟睡,心眼见孩子体内的气力平缓,尊善便会悄悄离开寮房,走到功德箱前补钱。

尊善每天都会清点功德箱里的金额,一旦有少,代表朱瑯那天有提款,缺多少,尊善就往里头补多少,将缺少的金额还给神明。

见寺主又站到功德箱钱投币,恰巧路过的职员忍不住问:「寺主,这么晚了还添香油钱?」

尊善露出没辙的笑,同时比出「嘘」的安静手势,要职员别见怪。

职员随即从尊散脸上看出端倪:「难不成那小子偷香油钱的事是真的?」

「没什么,就几十块钱的事。」尊善重新将功德箱锁上。

「怎么会没什么?这很有什么啊寺主!几十块钱也是偷,偷一元和偷一万都是偷,更别提还是偷神明的钱财。」职员认为尊善把朱瑯宠坏了:「偷东西就是不对,您应该导正那孩子,而不是一直替那孩子善后。」

「看到想要的东西,没直接用抢的,代表那孩子已有所顾虑,他正往好的方向进步。」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寺主??」职员抹了把脸。

尊善想得更远,想得更深,他不想让孩子憋坏:「十五岁恰好在叛逆期,这年纪的孩子多半会想独自在外溜溜,街上的事物都很新鲜,难免会有物慾,多少会有想买的东西,几枚铜板就当作零用钱吧。」

「想给零用钱就直接给他啊,何必这样一偷一补?」

「直接给他才不会收呢。」尊善笑道,他当然知道偷东西不对,偏偏他比谁都清楚,朱瑯不会接受劲敌的赠予,所以才透过这种方式,将功德箱作为转帐机,跟神明借一下帐户:「这事你就当作没看见,别让其他人知道,别看那孩子蛮不在意,他其实很要面子,经不起别人说他贼人。」

「寺主,恕我直言,你太纵容那孩子了。」职员双手叉腰,用鼻子长叹。

之于纵容一词,尊善笑得深邃:「或许,我是在纵容自己。」

或许,他只是在纵容自己内心的愧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

向寒

易东

芊香

雅纶

白若深,我要嫁给你(完)

常念念

裂缝

世京

雨过天晴

气泡人

明日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