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02.自责,恶鬼,周小洮,极品嫂子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绿火催生修罗,人们说「修罗来自憎恨的绿炎」。

那则谣传朱瑯听过,那句话,大概是在说拥有异色炎的父亲好勇斗狠,进而被冠上修罗之名。朱瑯是如此解读。

在朱瑯的记忆中,母亲常拖着他连夜搬家,只为躲避仇家。

好斗的父亲在外打伤不少人,打残打死不计其数,实在想不到比恶名昭彰更适合形容父亲的词汇,大家都说父亲是鬼,是燃烧绿炎的恶鬼。

那些被父亲火葬的亡灵化作仇恨蔓延,江湖老话——出来混,迟早要还。

一切如母亲所料,某夜,外头下着滂沱大雨,重伤的父亲跌进家门,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而在父亲狼狈的身后,立着一名男性,碍于夜幕笼罩,年幼的朱瑯没能看清那人的面容??

「祸不及家人。」

此话成为父亲最后的遗言,语毕,位于父亲背后的那人便徒手斩下他的头颅,恶鬼的脑袋就这么滚到朱瑯脚边。

鲜血飞溅,母亲尖叫,朱瑯却没有垂泪。

崇尚武斗的朱荼未曾尽过父责,成天在外打打杀杀,任一项为人父亲该尽的职责他一项也没做到。

但作为承袭绿炎的苍火,见根源熄灭,朱瑯依旧心痛,奇怪的是明明很难过,当下却挤不出泪水。

可能是吓傻了,可能是满腔怒火吞噬了悲伤,也可能是恶鬼没有眼泪。

怎么样都是自己的爸爸,亲眼见生父被人摘下脑袋,心中不可能没有恨。

悲剧的最末,朱瑯凝望杀父兇手的背影,那人跨出门外,一道闪雷自天划下,恰好照亮兇手背后的鬼神刺青,是面獠牙外露的六臂鬼神。

那刺青朱瑯永远记得,总有一天,他会找到杀父之兇,他绝对会找出那名男子。

是为了报杀父之仇?

也许吧。

但更多是为了自己,朱瑯不喜欢输,敢当他的面把他老爸打死,妄为离去,什么祸不及家人搞得像手下留情,去你妈的手下留情。

比起被人留下,朱瑯倒希望自己和母亲一块被兇手打死,他憎恨兇手,更恨年幼无法反击的自己,只能目送兇手扬长而去。

父亲离世后,母亲也离开了。

怕别的仇家不肯放过妻小,那女人拋下骨肉逃亡,留朱瑯孤身一人在这举目无亲的世界流浪。

朱瑯的谋生技巧很简单,不需要动脑,不需要钱,只需要拳头。

想要什么就用抢的,只要打趴所有人,吃的喝的通通都是他的,恶鬼留下的火焰,替朱瑯解决不少问题。

解决朱瑯的民生问题,却掀起百姓的各种问题。

路边的喜宴寿宴,朱瑯肚子饿就直接进去大吃特吃,不给吃就砸场,把喜宴轰成散宴,把寿宴烧成告别式。

高级饭店的自助餐,朱瑯照样大摇大摆逛进去,饭店叫警察只是多几具担架,朱瑯不介意多揍几个沙包。

一些店家提供的待用餐也全进到朱瑯的五脏庙,什么行善施惠关他屁事?

「孩子!那些食物要留给需要帮助的人,你不能通通拿走!」那些慈眉善目的店家总这么说。

「阿我就是需要帮助的人啊!我没钱吃饭,这些食物不就是要用来帮助我?」朱瑯才懒的鸟,只管将大把食物装进袋子。

那些排在他身后的街友要敢抢食,朱瑯就会用拳脚帮他们叫救护车。

「孩子!你这样会遭天谴!」

「阿不就好怕怕?什么天谴都是你们幻想出来的,真要有神明天打雷劈,我早被雷公爆成渣了好吗?」朱瑯扫空冰箱还大肆嘲讽:「怕人吃就不要搞什么待用餐,没本事就别出来做公益,真是一群小气巴拉的偽善者,哈哈哈!」

比起愤怒,那些店家更感到错愕,怎么会有如此藐视伦理道德的恶童?简直是披着人皮的魔鬼!

人情义理,法律枉法,朱瑯通通不放在眼里。

连路边的捐钱箱都无法倖免,在朱瑯眼中,那些要捐给公益团体的零钱箱全是他的提款机,观光景点的许愿池就是他的聚宝盆。

他的坏无上限,他的恶远超人们所想,只能说朱瑯毫不愧对恶鬼之名,是名符其实的恶鬼之子。

他不信神佛,不信鬼神,不信那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地狱。

真要有神,当年父亲人头落地时,那名杀父兇手跨到屋外就该被雷劈死。

若有天谴,大概就是这回踢到铁板吧?

清醒时,朱瑯倒在一间昏暗的寮房里,人正躺在舒服的草蓆上。

他直起腰桿,朝身体四处摸了摸,发现身上的伤已被人打理好,该包扎该涂药的全处理完毕,这令朱瑯浑身散发一股淡淡的草药香。

寮房不见半个人影,随之扑鼻而来的是热食夹杂薰香的气息。

朱瑯本能起身,他肚子正饿,谁知一站起来就差点摔跤,晕眩突来,也不晓得是饿过头、血糖太低,还是被那刀锋大叔割成棋盘、失血过多,朱瑯费了十来秒才站稳。

饿到两眼发绿,尚未痊癒的伤势害朱瑯只能扶墙缓步,他离开寮房,来到寺院中央,只见数张大长桌摆满食物,信徒与身穿寺服的员工虔诚持香,群眾正围着供桌祭拜。

正常人看也明白,长桌上那些佳餚是要给神明吃的,人们献上供品向神明祈福,等神明吃完才换百姓吃,笨蛋也懂的道理。

但朱瑯不是笨蛋,他是恶鬼。

没有犹豫,完全把持香的人们当傻蛋,朱瑯屁股坐上神明的餐桌,就这么盘腿狂嗑起来,他手撕鸡腿,猛灌甜粥,举凡眼睛见到的东西,他什么都来一口。

见全身缠满绷带的臭小鬼跳上供桌撒野,身着寺服的职员气得咆哮:「大逆不道!臭小子你干什么!居然敢吃神明的食物!不怕下地狱啊!」

另一名职员飞快向前:「老天!这小子清楚自己在干嘛吗!来人!快把他架开!」

又一名职员拿起竹扫把:「太难看了!这小鬼精神不正常啊!」

一旁年迈的信徒双手合十:「修罗慈悲??修罗慈悲??」

数名壮汉围向朱瑯所在的长桌,可他们怎么抓怎么拉,东拐西扯,竹扫把连抽,就是没能把朱瑯扯下来,甚至把朱瑯的伤口打裂、打到渗血,朱瑯依旧不肯放开手里的食物。

朱瑯紧拥整头烤乳猪,狂吃猛咬,香脆的金黄色酥皮令他满脸油腻,活像十几天没吃到热食的难民,吃相比路边的野狗还难看。

一般方法行不通,一名纹有条码刺青的职员打算替天行道:「开什么玩笑!不能让这小子放肆下去!」

那名职员打算发动病症,狠狠修理伤势未癒的朱瑯,却被另一声音及时制止。

「没关係,就让他吃吧。」浑厚沉稳的音色自阴影释出,身穿漆黑武僧服的男子步出阴暗,作为寺主的他一句话就让职员们停手:「修罗慈悲,神明不会和孩子计较。」

「可是寺主??」

「孩子有活力是好事,能吃代表胃口好,胃口好代表伤势不严重。」男子面目和蔼,不忘向围观的信徒合起双掌:「帮助飢饿的孩童亦是行善,谢谢你们。」

「没事没事!就像寺主您说的,小孩子嘛!神明不会介意啦!」一名信徒客气挥手。

「你们倒是别打小孩,孩子吃饱要紧,我们信奉净修罗就是认同贵寺的精神,帮助弱势是我们的荣幸。」另一名义工不放心上。

「神明自己一桌铁定无聊,野小孩上桌陪吃饭也算热闹,不打紧!」

「谢谢诸位宽容。」男子双手合十,朝信徒献上感恩的鞠躬。

见此,朱瑯暂时停止咀嚼,事情的发展令他意外,自己供奉的食物被人嗑得精光,这些烧香拜佛的傢伙居然没打算海扁他一顿?

按照朱瑯脑中原本的推演,这些偽善者应蜂拥而上,围殴他这野小孩,然后他会把这些臭大人全都干飞,把香插进他们的鼻孔,把香炉盖到他们头上,再把每桌食物扫空,吃不完也会通通打包带走,剧本应是如此。

没想到这些人就这么放他胡乱吃,是脑子坏了不成?

要嘛是群滥好人,要嘛是在神明面前故作慈悲。朱瑯心想。

那名身着漆黑僧服的男子这也走来,他靠近朱瑯关心:「伤口还疼吗?」

朱瑯没予回应,他屁股后挪,眼怀戒心,只管抱着乳猪又连续咬了几口,活像怕人抢食的野兽。

「别吃那么着急,这里的供品够你吃,吃太快、吃太饱都对身体不好。」男子微笑,笑得朱瑯疑心病爆发。

搞什么?这大叔难道就不生气?我可是在他的寺里捣乱欸??

朱瑯略带敌意打量,男子看上去约莫四十来岁,藏于僧服下的身躯感觉挺结实,重要的是,朱瑯隐约从这名寺主身上嗅到「同类」的气味。

明明看上去和蔼可亲,野性的直觉却告诉朱瑯,这大叔或许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好相处,他释出的正气和那厚实洪量的嗓音,依稀透露自己是名追求武道的猛者。

说白了,这大叔的脖子粗得异常,肩膀又宽,要说和善也是头和善的棕熊,而不是区区一般正常人。

「瞧你食慾那么好我就放心了,当初你满身是血昏倒在寺前,我们还真怕你醒不来。」男子说道,朱瑯顺势想起脉络。

原来自己砸完边境会的场后,就昏昏沉沉跛到这来,最后昏倒在这,并被这座寺的人给营救。

「见陌生人浑身是血,正常情况都会报警或叫救护车吧?私自为我疗伤,是想要我欠你们人情?」朱瑯冷笑。

「靠!死小鬼不知感恩!不懂道谢就算了,竟还有脸反过来怀疑救命恩人?!」一旁的职员实在听不下去,真的是好心被狗咬。

喔不,撒粮给野狗,野狗还会摇尾巴表示忠诚,救这野小孩根本是被鬼啃到见骨,这死小孩连狗都不如。

不愿爆发衝突,男子扬起手臂,阻挡背后气炸的职员们,他澄清道:「你误会了孩子,我们是见到你胸口的刺青才不选择报警,我们是怕你有苦衷,要是随便报警,就怕害你被抓去关。」

男子这也摊开双手,向神桌上的小小恶鬼介绍这座寺:「如你所见,这座净修罗寺里满是超常症患者,在这工作的人多半有难处,不便开口向一般管道求助。」

朱瑯看向寺主后方的职员们,那些穿僧服的叔叔伯伯九成都有条码刺青,有的脸掛刀疤,有的四肢残留触目惊心的弹孔,显然那些人过去饱受腥风血雨。

他打从心底鄙视那些病患,认为他们之所以穿上僧服才不是他妈的改过向善,只是在街头混不下去罢了。

讲白了就是不够厉害,不够兇,不够能打才沦落到这座破寺吃软饭,从拿刀枪的斗士沦为拿扫把的清洁工,笑死。

在朱瑯看来,那些病患全是输家,是街头竞争下的败者。

要有足够能力,就能像先前那位刀锋大叔,就能像边境会那样在热炒店开庆生趴,爽爽过日子。

「所以这座寺是更生人集中营?」朱瑯揶揄。

「你要这么说也行,每个人都值得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男子仍旧心平气和。

「那大叔你也是更生人囉?」

「算是吧。」男子乾笑。

「哈!既然是更生人就别假装自己是好人!披上僧服,过去干下的坏事就当没发生过?少自欺欺人了!」朱瑯无所不用其极挑衅,他戏謔的嘴脸看得眾人爆青筋,拳头痒的寺庙职员却被寺主全全拦在身后:「别隐藏本性,想揍我就快上啊!当什么和事佬、装什么老实人啊!」

朱瑯又是中指又是扮鬼脸,男子仍气定神间,他随手接过一支香,将香对准供桌上猛吹狼烟的恶鬼。

「知道人们为什么要持香?为什么要合掌吗?」男子笑问。

「??蛤?」朱瑯脑袋朝旁一歪,不明白男子怎自顾自的说起来。

「双手合十有利集中思考,十指合于胸前表示虔诚谦逊。」看出恶鬼一头雾水,男子简单总结:「持香抓不了武器,合掌无法随意与人争斗,如此一来就能净化心中的修罗。」

「所以?」朱瑯语气不耐。

「所以我不会对你施暴,你再怎么蛮横无理也无法如愿。」男子将香递给供桌上的恶鬼:「吃饱就上柱香吧,你必须感谢慰劳你一顿饭的人们。」

该死,这臭大叔是在对我说教?

朱瑯感到莫名烦躁,他一手扫飞香枝:「嘖!少扯堆有的没的!尽说些大道理真让人吃不下饭!」

没能激怒这帮大人,始终等不到期待的拳脚戏,这让朱瑯找不到理由开揍,他只好变本加厉,更得寸进尺地添乱。

将吃剩的烤乳猪砸向修罗雕像,朱瑯起身就把供奉神明的大长桌当伸展台走,他边走边踢供品,像在神桌上跳踢踏舞,人们细心准备的食物、那些乘载虔诚心意的佳餚全被恶鬼踹下神桌。

朱瑯嚣张的行径令眾人瞠目结舌,倘若地狱只有十八层,绝对会为了这头恶鬼加开十万八千层,哪怕地狱所有酷刑加总来个三十轮,都不足以严惩这名恶童。

妖孽,妖孽啊!

被雷扫成灰太过便宜,下地狱煮汤锅也不够残酷,拔舌拔指甲削皮去骨对这名恶童来说都称不上责罚。

感觉这不知羞耻,不懂罪恶的孩子就会把汤锅当温泉泡,就算被拔舌,估计这名恶童不但不会掉泪,搞不好还会嬉皮笑脸。

更有可能的是,这名恶童会被地狱退货,他搞不好会把十万八千层的地狱搞得面目全非,最后破例遣返人间,连地狱都不敢收他。

神桌上的朱瑯从北踢到南,只差没朝修罗神像脱裤撒尿,本以为终于能换来期待的拳脚,谁知头一转,和那名寺主对到眼时,那名身着黑僧服的男子依然没有生气。

竟然,还是,没有生气。

男子面掛没辙的笑,他双手叉腰,仅是一叹,叹神桌上的孩子不懂事,叹神桌上的孩子想用无理取闹博取关注。

他知道朱瑯摆明想惹人生气,看出朱瑯再三挑衅就是希望他们先动粗,好给他一个开战的理由,而会想开战也是因为,这头恶鬼只能在鲁莽的干架中赢得认同,除那之外,这孩子一无所有。

男子完全把朱瑯当孩子看待的敦厚,令朱瑯自觉像个小丑,他脑海剎时一片空白。

更令朱瑯无法接受的是,一名上了年纪的寺庙职员竟还端了盘糯米饼到他脚边??

「别生气了小朋友,吃点甜食吧。」踩过杯盘狼藉,那名身穿寺服的老婆婆捧起竹篓盘,她动作缓慢,语气温吞,满是皱纹的手捧着关爱,捧着真心,捧着包容与谅解:「吃完和气饼,恩恩怨怨就散去。」

朱瑯愣愣俯视老婆婆,俯视自己砸烂的一切,他倍感错愕,不明白为何没人对他大发雷霆。

更不明白的是,明明没人动他半根寒毛,此刻的朱瑯却觉得浑身不对劲,他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很不舒服。

这是失望吗?

不,这种感觉远比失望更难受。

是自责。

原来,这就是自责。

愧疚初次于心涌现,这是朱瑯整整十五年来,头次觉得自己似乎对不起谁。

但他没愣在原地太久,没接下老婆婆的心意,也没依原订计画打包所有供品,在不甘咬牙后,朱瑯脚踩连环长桌,蹬起苍炎,飞跃逃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

向寒

易东

芊香

雅纶

白若深,我要嫁给你(完)

常念念

裂缝

世京

雨过天晴

气泡人

明日如歌